您当前位置: > 产品中心 > >> 正文

“两个月三家乐高活动中心门店营收30万关店为止损”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

  昨天下午,“失联”多日的方杰先生接受了晨报记者的采访。方杰认为,乐高教育与西觅亚公司之间的恩怨,不应波及为他们作出贡献的活动中心门店。他表示:“我们受到乐高教育不公平的对待!”

  方杰告诉记者,在乐高教育告知即将停止向全国乐高活动中心品牌授权之后,他们正常的经营活动都被打乱了。特别是10月11日,乐高教育“官宣”中,标注他们门店品牌授权到期后,海外滩店数十名家长要求退费。

  按照TOM HALL先生18日晚接受晨报采访时所说,给了所有活动中心门店经营者11个月的缓冲期。那么,这个缓冲期应该是从今年的二月开始,也就是TOM HALL先生所说的,他们跟西觅亚公司的合约结束时间。

  “但是,那段时间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我们认为西觅亚跟乐高的合约还在谈判当中。我们一直到8月份才得到西觅亚与乐高教育谈崩的确实信息。”方杰告诉记者,当时乐高教育是以邮件形式告诉他们,乐高教育表示,要跟活动中心门店经营者一对一地谈判,就过渡期事项进行具体安排。

  到了10月,“品牌授权突然终止,门店经营难以为继,你让这些经营者怎么办?”方杰说,授权截止后,经营者们将面临店面装修投入、商圈入场押金、场地租赁违约金、学员退费等直接资金风险。“处理不好,这一次可能使每一位经营者破产。西觅亚和乐高教育的过渡期方案,低估了我们的面临的风险。”

  至于乐高教育发声明说,他们在承诺不能使用乐高品牌招生收费后,还继续打着乐高教育的旗号收费,并在“双十一”期间低价促销“割韭菜”,方杰也颇觉委屈。

  方杰说,他们门店的名字还在乐高教育网上名单里面,他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还是乐高教育品牌的使用者,用乐高品牌招生收费,没有什么不妥。

  方杰表示,10月11日,乐高教育的“官宣”发布之后,他们三个店的营收就惨不忍睹,其中还包括海外滩30多名家长要求退费的风波。

  在方杰提供的10月11日到12月15日的营收表格中,记者看到瑞虹店共收学员38人,卖的最多的是“11课包”,有7个学员买了“48课包”,总营收为132036元;金桥店收学员41人,总营收113074元;海外滩店收学员48人,总营收60784元,卖出的都是11课时和12课时的小课包,12月没有销售收入。每个小课包的金额只有一两千元。

  方杰说,这就是他们10月以来割的“韭菜”。他们每家门店,每个月支出近20万元。他不得不关店止损。

  方杰坦言,他们之所这么做,是希望这些课时能在授权结束前用掉,如果没有用掉,解决起来也比较容易;当然,他们在这个期间卖课,也是希望门店里能有一点现金流。

  方杰承认,在销售过程中,部分工作人员违反规定,卖了课时超过三个月的课包。“金桥店向两个小朋友卖了96课时,接近两年,确实违规了。该我们承担的,我们要承担。”

  方杰告诉记者,目前有800多名学员受到关店事件的冲击。面对家长的诉求,目前他还没有整合出一个完整的方案向家长们公布。“实际上,在这之前,我们跟乐高教育的新代理商有过接触,但是这件事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叫停了。”

  方杰认为,当前,如果让所有活动中心的家长来退费,对他们经营者来说是难以承受的。

  “我们现在最好的解决方案是获得一个稳定的授权,让我们现有的乐高活动中心的会员可以继续把剩余的课上完,或者让乐高教育新的代理商继续跟活动中心合作,这才是一个最优路径。对活动中心的会员而言,去店里上课,他们的权益不会受任何损失。这样一方面可以维护学员的权益,同时,可以最大化地减少我们的损失。”

  方杰说,让乐高新代理商跟活动中心合作,对新代理商而言也是有利的。“这样可以降低新代理商入市的门槛,因为我们有成熟的体系、团队和门店资源。这是一个多赢的结果。”

  方杰颇具艺术家气质。他告诉记者,在加入乐高体系之前,他是一个音乐人,后来他的孩子出生了,他想给孩子找一个很好的培训类产品。那时候乐高刚刚进入中国。“我觉得非常棒,它的课程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种类型,我就进入了他们的体系。”

  他先是加盟西觅亚公司的“高手俱乐部”品牌,后来才做课外活动课程。“所以,我们是第一批为乐高教育在上海市场开荒的团队。”

  2013年,方杰做了第一家由西觅亚转授权的乐高活动中心;2014年,他又成为西觅亚的代理商,他一边做乐高活动中心,一边做乐高器材销售代理。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方杰以平均每年开一家的速度,开办乐高活动中心门店。方杰如数家珍:2016年是瑞虹店,2017年是海外滩店,2018年是南翔店。总共是4家店。目前南翔店也关了,但是留了一个教室在上课,以便完成学员手里的课时。相对来说,南翔店人比较少,而瑞虹、海外滩和金桥店人比较多,总共有800多人。

  2016年,他们装修的瑞虹店成为乐高活动中心的样板旗舰店,接待了非常多的来自乐高教育的客人;还帮乐高教育做了STORY GAME比赛。

  方杰认为,他在乐高活动中心门店经营方面还是比较优秀的,而这种优秀也是在为乐高教育品牌服务过程中体现出来的。

  “我们殚精竭虑推广乐高教育的品牌,最终却是这样一个下场,我和我的全国同行们,都心有不甘。”方杰说,今年9月,他们把全国各门店写给乐高集团相关人士的信,汇集成了一本158页的大书。“可以这么说,这本书里面每一封信,都凝聚了一个乐高门店的经营者对这个品牌深深的眷恋。”

  记者翻阅了这本书信集。里面的每一封信都是中英文对照的,图文并茂,写得非常用心。下面是某家乐高活动中心负责人写给乐高集团领导和乐高家族继承人的书信摘录:

  “和乐高的结缘始于2012年夏天。我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大概半年,对好的教育的预期,让我看见了乐高,了解到乐高教育。当我第一次致电咨询时,得知乐高在中国正在筹备展开乐高教育的加盟事业时,我和我先生义无反顾地带着孩子启程去上海参加项目说明会。”

  “我的第一个孩子是女孩,她的名字叫吴启晨(取中文词‘启程’的谐音),见证我们一家人全心全意开启一段全新的历程……”

  方杰说,全国大多数乐高活动中心的经营者,基本上都是像这位负责人一样,举全家之力在做乐高教育的品牌推广。然而,他不知道,这些充满肺腑之言的书信是否被乐高集团相关人士读过。

广告
 # 技术支持:百度
电话:010-57194701 在线QQ客服:992015934
@CopyRight 2009-2014,某网页设计公司, Inc.All Rights Reserved.